湘潭大学兴湘学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欢迎您访问湘潭大学兴湘学院!今天是:
站内搜索:

我在中美两国截然不同的奥数经历- 有感于中国学生的奥数苦旅

来源:未知 作者:木木 发布时间:2016-12-03 07:16

版权声名:本文起源于微信大众号:少年Tiger漂流记,

(ID:gh_fdc38ed40ac1)

如有想要懂得的话题,也能够给我们留言。

  提起奥数,相信中国的家长和孩子都不生疏,奥数是世界性的数学比赛,在国内一直受到追捧,在小升初的战场上,“奥数好=聪慧=有前程”这样简略粗鲁的逻辑仍大行其道,令无数孩子与家长竞折腰。

  一直以来,中国都被看作是“奥数强国”,而美国给人的印象则是“数学科目简单”。然而,美国队已经连续两届战胜中国队取得国际数学奥林匹克比赛的冠军。美国队为何突然发力崛起?

  今天这篇文章的作者 - Tiger Gao同窗, 是一个颇有数学天赋的留美高中生,回想自己在中国学奥数、后作为美国高中生参加奥赛的经历,道出奥数学习在中美两国的差别,真实又活泼。

  

2015年,美国奥数队历史性击败中国夺冠

  0 1

  我的奥赛阅历

  说起奥赛,我在美国也参加过。去年冬天,我和另外9名孩子代表SPS(编者注:圣保罗学校)去哈佛加入了“哈佛—MIT数学竞赛”。比赛前,我以为老师会对我们进行什么强化培训,没想到,只组织了一次群体做题就算是备战了。比赛当天,我们天不亮就起床,昏昏沉沉地赶到了哈佛。我们到了比赛地点,却不知该去哪里报到,而居然没有人为此着急。

  大家在大厅里懒惰地闲逛,边听音乐边说笑。忽然,我发现了亲切熟习的面貌——一大群中国孩子,估计有二十多人。学长说,这是来自北京“顺天府学”的孩子们,这个机构已经持续好几年派孩子来参赛了。当时我就懵了——我们几个来波士顿,除了参赛,还主要是为了进城吃顿好的,而中国学生却专程组团不远万里飞来参赛!我对他们的刚毅与尽力油然而生敬仰,同时也意识到,我们SPS又要被虐了。

  第一场考试停止后,监考老师颁布答案。每念出一个答案,坐在大厅中央的中国孩子们就会大喊“Yes!”;十道题,我听见了十个“Yes”,最后还夹着一句中文:“全对啦!”只见坐在他们四周的美国孩子们面面相觑,对这个不知道是什么来头的队伍深深疑惑——他们是怎么全对的?

  我从这些“顺天府学”的孩子们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为了小升初,我小学二年级就开始学奥数,五年级进入白热化状态:每周六上午去八中的“坑班”,下午去实验中学的“坑班”,到了晚上还要赶到四中的“坑班”。其中给我留下最深“心理阴影”的,便是试验中学的“老教协”奥数班。在那里,我考过前五十,也考过六百名开外,成绩像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一家人的情感也未免因此起起伏伏。老教协的题又刁又难,即便我得过几个数学竞赛奖,但在那里还是摸不到门道。

  0 2

  美国人的教学观

  美国孩子看待数学的态度非常温和。他们把数学视为一门与其余学科无异的课程,并不感到“得数学者得天下”,也不认为数学会赞助、亦或阻拦他们人生前进的道路。

  我一个从纽约来的好朋友,他数学考试根本都是70多分,但这并不妨碍他在学校的发展。去年,他的文学课是年级第一,也是我们年级第一个选入合唱团的,更是非常有才的演员…他做着他喜欢的事件,没有人因为他数学不好而认定他智商低、学习差、未来阴暗。

  而美国的数学人才也不是因为应对升学才努力学习数学。我宿舍里的一个哥们儿,不仅在学线性几何,还同时学三门AP级的生物课;他的双胞胎弟弟更厉害,初二时不仅学完了AP微积分、电脑科学,而且还都拿的5分。更让我受到震动的是,和一些中国数学天才没有任何喜好的形象不同,他们天天打壁球、玩游戏、交女朋友…什么都败落下。那个哥哥告知我,他数学和生物这么好并不是因为父母逼他学,而是他非常喜欢,而且长大后很想当医生。

  对照中美关于数学的意见,有一点是相同的:数学很重要,数学好会非常受人尊重;但也有一点是非常不同的:美国人并不依照数学的好坏去判定孩子,更不会把孩子分成三六九等。

  03

  我们走歪了

  原来学奥数不是什么问题,但当奥数成为了上好学校的敲门砖、当大家为了这块砖拼死拼活时,它就会成为问题。

  我们去哈佛竞赛时,我们想的是努力而为、能行就行,不行就吃点烤肉回家。但我猜想“顺天府学”孩子们的心情则是完全不同的。估计老师会和他们说,他们不仅代表学校的荣誉,还代表中国人的荣誉……只有考好了才有可能上哈佛这样的好大学,只有上了好大学才算成才,只有成才了才对得起父母和老师。孩子们从小到大在这种思维下耳濡目染;可想而知,奥数已被赋予了太多社会内涵,而这些孩子所承受的也太多了。

  在SPS,每个孩子都会根据本人的能力去选课。有的孩子想多学点,那就上Honors课程;有的孩子要学简单点,那就去Regular课程。在量力而行的过程中,一个一个台阶往上走、渐渐积聚、逐渐成长。在中国则不一样,小学奥数就涵盖了初中知识,初一试卷的附加题就有高中标题。中国的奥数学习不是一个一个台阶往上走,而是跳着往前赶,也因此大大超越了大多数孩子心智所能承受的范围。

  这次中国队没有拿到奥赛金牌,实在并不代表什么,但因为国人对这块金牌所寄托的含意太多了,所以估量有关部门又会紧张起来,想着要为祖国荣誉而重振奥数。固然北京已经严令制止中学依据奥数录取学生,也禁止创办奥数班,但我预测,奥数班会不会因此又重打鼓另开张呢?就像前一阵教导部门提出要减少古文在课程中的含量,语文课本纷纷改版。没想到过了几天,习大大去曲阜时说,古文不能丢,于是有关部门又开端印新课本、加古文。

  我们对奥数、对古文的立场到底是什么呢?或者说,我们对给予后世什么样的教育毕竟是怎么想的呢?不能老是因为一件事儿、一句话,就转变一整代学生的运气吧!

  阅读第一往期相关文章:

  ◆斯坦福大学: 孩子到十八岁时必需拥有这八种才能, 造就要趁早

  ◆五年从前了,那个在美国引发轩然大波的中国虎妈和她的孩子们现在怎么样了?

  ◆纽约时报: 人文学科并不教人如何胜利,而教人如何质疑成功

  ◆美国名牌大学金融系停招中国学生:看中国教育和文化对职业发展的影响

  ◆我情愿在耶鲁抑郁到哭,也不愿到别处开心笑

  

  我们的平台,大家的舞台。

  假如你有想法、有文采、有深度,愿意分享,

  欢送投稿至:chen.effye@athenaca.com

  所有稿件一经选用, 会支付相应的稿酬(最高可达¥ 2000)

  投稿文章要求请点击:此处

  ?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与“留学视察”相关的往期出色文章。

关闭



上一篇:你适合什么样的英文名?让星座来告诉你!

下一篇:无论是文理学院还是综合大学,选择合适的才最重要


copyright © 2002-2011 湘潭大学兴湘学院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00886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