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大学兴湘学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欢迎您访问湘潭大学兴湘学院!今天是:
站内搜索:

酝酿数年排污许可制终落地 中国迎环保制度变革时代

来源:未知 作者:木木 发布时间:2016-11-23 08:01

近日,国务院发布《节制污染物排放许可制实施方案》,进一步落实中央关于改革环境治理基础制度的部署,对污染物的排放者和管理者,都提出了新的要求。这之后,排污许可制改革成为了环保部承当的重要任务之一,也成为了整个环保界和企业界重点关注的话题。

    酝酿数年排污许可制终落地 中国迎环保制度变更时代
    2016年11月21日,国务院发布《掌握污染物排放许可制实行计划》(国办发【2016】81号文,简称“实施方案”),进一步落实中央关于改革环境治理基础制度的安排,对污染物的排放者和管理者,都提出了新的要求。
  
  中国的环境治理基本制度要进行系统性的大改革——这在中央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上就已经有了纲要性的文件要求,基础改革的内容包含“树立笼罩所有固定污染源的企业排放许可制”、“实施省以下环保机构监测监察执法垂直治理制度”和“发展环保督察巡视”等等——这些重大变革都已在2016年拉开帷幕。
  
  近日,我国多地大面积的雾霾正牵动着人们的神经,而被环保部“确诊”为主要污染源的工业源依然难辞其咎,无论是在排放量上,仍是在可控水平上都还是个“老大难”——超标广泛,造假不断,新闻媒体上不断刷新多路环保督查组“曝光式”的公告。固定源管理的困难亟待寻根问底地得到解决。
  
  在2016年亲近尾声之际,酝酿多年的排污许可制度终于展现了蓝图。
  
  “实施方案”中的要害词
  
  “实施方案”发布后,其中不少“关键词”马上牵引了人们的视线,引发关注和热议——“固定污染源环境管理的核心制度”;“整合”现有制度;“一证式”管理,“减轻企业累赘”;企业要建立“排污台账”和申领、核发、监管流程“全程公然”,等等。
  
  “这些措辞完全是颠覆性的,真要成为现实,将重新定义现行的固定污染源管理制度,企业和管理者之间的关联也将发生重大的转变。”一位环境经济学专家兴奋地评估说,同在一个微信探讨群的另外几位学者立即对此表现赞同。
  
  实在,早在一年前国合会的年会上,环保部部长陈吉宁就已经“预告”了许可制改革终极目标:以排污许可制度为中心,整合各项环境管理制度,建立统一的环境管理平台,实现排污企业在建设、生产、封闭等性命周期不同阶段的全过程管理;履行一企一证;实行“一证式管理”;清晰各方责任,强化监管,落实企业的诚信责任和遵法主体责任,推动企业从被动治理转向主动防备……
  
  这之后,排污许可制改革成为了环保部承担的重要任务之一,也成为了整个环保界和企业界重点关注的话题。2016年1月11日,环保部成立了排污许可证实施领导小组,并设置了综合组、大气组和水组3个工作组,时任环保部总工程师的赵英民负责牵头。从那时候起,领导小组就开端讨论、起草、审议、修改包括“实施方案”草稿在内的所有的改革文件。在参考国际上已有的成熟实践并与三十年来的环保存理实际经验相联合的基础上,领导小组又展开了密集的处所调研、行业调研,阅历数十轮的专题讨论和屡次的征求意见,以“实施方案”为“顶层设计”的排污许可制度改革正式全面启动。
  
  期待多年的路线图
  
  “我们一直缺的就是环保制度的顶层设计,”环保部原总工程师杨朝飞说:“从70年代起,中国的环保制度建设就起步了,能够说门类早就比较齐全了——从事先预防的,到事中、事后监管的,都有了。这些制度在不同层面上施展了一定的作用,也在不同的阶段解决了一些紧急而突出的环境矛盾,可是最大的问题,围绕着污染源的不同环境管理制度之间衔接不上。”
  
  杨朝飞说明说,差别于很多发达国家对企业贯串全生命周期的“过程式”的管理,我们的环境管理是“环节式”的,一个环节,一套人马,手握一项行政权利,负责一个管理的阶段,对企业的要求缺少逻辑上的一贯性。
  
  好比说,环评的就管环评,提了要求就给批了,也不管后面到底能不能落实,总量核查的不论达标排放,执法用不了在线监测数据,有时候会产生重叠——哪些企业、哪些污染物应该管、怎么管,各职能部门都各自有一套逻辑,不同的要求常会发生摩擦;有时候又是脱节的,比方环评报告批复文件中对企业在某地的排放行为可能提出很多更严格的要求,但是依照现行的法律,只要企业在实际生产运动中的排放不超标,环保部门就算发现了企业没有执行环评的要求,也没有方法落实处分,导致环评“落空”。看起来干了许多工作,但是管理的实际效果并不好。
  
  他说,排污许可证制度在国际上早已经是被广泛采取的成熟的制度,是对固定污染源实行“过程管理”即全生命周期“一证式”监管的基础性制度。这项制度的建设也是在第一任环保局长曲格平时代就提出来了,那个时候许可证是作为环保制度建设的“新五项”之一,也正因为它只是“之一”,而没有明确其基础性,统摄不了其余制度,所以也一直“难产”。不仅如斯,从前三十年来,中国的环保一直就没有明白环境质量目标的核心位置,许可证制度实际上也并无大用场,也就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残缺陈设。在杨朝飞当环保部政策法规司司长期间,从07年到09年,国务院曾持续三年把排污许可制度的立法列入立法方案。

关闭



上一篇:“约法”推动治水高潮 福建打造生态补偿机制样本

下一篇:第七届国际充电站(桩)技术设备展开幕 “金桩奖”备受关注


copyright © 2002-2011 湘潭大学兴湘学院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00886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