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大学兴湘学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欢迎您访问湘潭大学兴湘学院!今天是:
站内搜索:

九景衢铁轨上的“按摩师”_人物

来源: 作者:木木 发布时间:2020-10-17 20:20

图为车辆正在施工作业。汪翰 摄

  中新网婺源10月1日电(作者 汪翰 宋德强)9月30日深夜,最后一班高铁送走夜归的行人,静谧的九景衢铁轨迎来“按摩师”——大型养路机械操作工。

  为确保国庆期间高铁列车运行安全,9月30日晚间至10月1日凌晨,来自中国铁路南昌局集团有限公司鹰潭工务机械段的职工们,在深夜里驾驶着大型养路机械车辆,对九景衢铁路婺源至景德镇区间的高铁线路进行机械化养路施工作业。

图为铁路工人们正在监控车辆作业状态。汪翰 摄

  大型养路机械操作工,一个昼伏夜出的工种,却在保障高铁安全运行方面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每晚高铁回库后,高铁轨道“按摩师”就会驾驶着车辆对高铁线路进行“疏脉活络”,进行全面检查和修理。

  9月30日晚11点,陈柏华驾驶着34米长的“大家伙”在九景衢铁道上匍匐前行,“我就是个高铁轨道‘按摩师’。”

图为铁路工人们正在确认前方作业线路。汪翰 摄

  陈柏华是中国铁路南昌局集团有限公司鹰潭工务机械段的司机长,十一国庆节期间,他和工友们都要操纵着70吨重的大机器对铁道和轨枕进行捣固。“恢复铁路线道床的弹性,保证旅客列车运行安全。”陈柏华和工友们把这项作业称为给铁路“舒筋活血”。

  “线路方向数据多少,超高多少,请核定曲线要素……”在DLW-48型捣固车上,陈柏华手持对讲机,一边与测量的工友通话,一边操作100多个按钮。机器的两个机械手不断插入、震动、抬升、移动,“轰隆隆”作响,地面直颤。

图为铁路工人们正在指挥车辆作业。汪翰 摄

  “九景衢铁路只有夜晚才有空闲作业,我们已经习惯了。”陈柏华于2012年入职,驾驶这台机器从1号位一直干到5号位,成为车间顶尖的全号位能手。

  陈柏华脚下灵活控制着机器的走行、停驻、调整,时不时透过驾驶窗观察轨枕间的捣固头,有序把控着铁道“按摩器”向前推进。

  “捣固线路水平和方向误差都不能超过1毫米。”陈柏华说,在钢轨和道砟间作业,这么大的铁家伙一不留神砸在轨枕上会“惹”出大事故,用对讲机确认精确度符合要求才能继续前行,“作业时连个喷嚏都不敢打”。

  “最难熬的就是作业间隙错车时,不敢睡,随时要重新进入作业状态,再困也不敢打盹。”10月1日凌晨1时,月光洒在铁道上,一片清冷。为缓解困意,陈柏华每次都会从大机器上下来,清醒一下,再找个避风的角落,邀几个操作手探讨操作技巧。

图为铁路工人正在勘察作业前方线路状态。汪翰 摄

  凌晨3时,夜间作业已结束,大型养路机械车返回施工驻地,在车辆稳稳停妥后,这群铁道“按摩师”们却没有着急返回宿营车里休息,而是一个个拉开车厢一头的铁皮柜,掏出那件满是油污的保养服,利索穿好,转身靠近车辆察看了起来。

  工长陈教冬在铁道旁以手势指引大家将车辆工作装置放下,工作装置启动的瞬间,他就启动“耳听鼻嗅”法开始了“初步诊断”。陈教冬说,这并非比喻,“车辆启动,要先用耳朵听有没有杂音,用鼻子闻有没有异味,主要是闻电气线路烧糊的味道”。

  只有多年工作经验积累,才能在一片嘈杂声中辨认出故障声,“就跟听汽车声似的,声音和谐就说明没问题,不和谐一耳朵就能听出来。”陈教冬说。

  待车辆挂好工作禁动牌后,最为关键的车辆保养检查工作就开始了。

  阀件开关有无异常现象、风缸有无裂纹、油管接头有无渗油、螺栓是否正常……一台十余米长的车辆,需要检查的部件就有上百个,每一个小螺栓上都画有防松标记线。

  检查完车辆,陈教冬和陈柏华打开了车辆的“心脏”发动机上方的盖子,各种零部件露出了真面目。陈教冬手拿小手电,用手仔细排摸发动机接线是否都连接良好,拽一拽工作装置看是否灵活或出现异常。

  鹰潭工务机械段机械维修一车间主任马发龙说,一辆大型养路机械共有4个号位,一个号位每天就要完成检查三十个部位的检查维护,这样精检细修每天都要重复至少2小时以上。

  10月1日凌晨6时,初晨的太阳透过初秋的晨雾从婺源站的一侧缓缓升起,完成工作的高铁轨道“按摩师”们陆续返回至宿营车休息,短暂的数分钟里,鼾声四起。

关闭



上一篇:跪地救人的两名女大学生,连获三奖!_人物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02-2011 湘潭大学兴湘学院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008860号-1